【原创】一支润唇膏激发的惨(ji)案(qing(谣夕摩登

母婴用户    2019-10-21 23:30     浏览 33333 

  

【原创】一支润唇膏激发的惨(ji)案(qing(谣夕摩登

【原创】一支润唇膏激发的惨(ji)案(qing(谣夕摩登

【原创】一支润唇膏激发的惨(ji)案(qing(谣夕摩登

  山鬼谣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他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弋痕夕这样温和的性格,打小就比自己受欢迎得多,加之自己回来后更是发现他和很多长相不俗的女生都相处融洽——尤其是浮丘和云丹两位“警花”级别的美女也总是说说笑笑的,即使弋痕夕到现在二十有八都没谈过恋爱,也不代表他就喜欢男人,还是自己这样毫无乐趣还有点胡子邋遢的真糙汉,自己也只是凭着多年敏锐直觉判断他也喜欢自己而放手一搏,但是谁又能保证这直觉能准?搞不好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山鬼谣其实知道彩蛋2号,也知道那是他第一次给别人做包子,还知道弋痕夕只是单纯觉得自己会想吃包子所以起个大早起来准备。 弋痕夕扶直饮料瓶,抬起头看他,却被那十二分认真的表情狠狠击中了心脏,山鬼谣那双极漂亮的银色眼眸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你润唇膏抹太多了,我弄掉些。”山鬼谣依旧平淡地说,只是这平淡底下压着一丝挑逗的语气。 他晕晕乎乎地想着,那些偶像小说里面果然都是骗人的,什么黑曜石般的眼睛最吸人,明明这种浅色眼睛更有杀伤力吧——至少他这一眼下去真是差点腿软。 这男士润唇膏是浮丘送给弋痕夕的,加上意味深长的一句“嘴对嘴之前用用这个,过程会更加加分的。” 而此时的山鬼谣,抱着胳膊坐在沙发上,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逞的笑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山鬼谣越想越烦躁,偏偏这弋痕夕愣是半天不给他蹦个字,就在那定定地看着自己——比毅力么?呵,我看你能挺多久。小时候毅力不如你,现在真不好说。 “也没见你什么时候有多喝过,”弋痕夕吐槽,“再说这个也比喝水见效更快更好,你嘴这么干你也不好受吧。” 弋痕夕盖上锅盖,拿了两个杯子,一个放到自己面前一个放在山鬼谣面前,又拿了一瓶果汁,拧开盖子开始往山鬼谣面前的杯子里倒。 那天弋痕夕回到警/局,看到被关在审讯室还在拼命保持冷静想侥幸脱身的假叶,也彻底放了心。破阵也跟大家解释清楚了山鬼谣的身份,山鬼谣便这样回归了警/局,还加了个英雄的名号。 弋痕夕其实觉得真蛮可爱的,可是看着那粉嫩的颜色和自己健壮的身躯又实在不好意思买,刚想绕开,山鬼谣却径直上前去,把那桌布卷吧卷吧丢进购物车,全程面无表情。 收回手的弋痕夕满意地看着山鬼谣变得滋润的嘴唇,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润得发亮的嘴唇和周围的胡渣搭配起来特别……怪异。 小时候和山鬼谣一起读书练功的快乐,山鬼谣打伤自己叛变时的愤怒,山鬼谣杀死师傅时的悲哀,知道真相和被山鬼谣表白后的欢喜。 于是现实是,山鬼谣走到餐厅,是一张没有铺桌布的光秃秃甚至有点陈旧的木桌子,上面两个毫无美感的白盘子装着几个米白色的包子,旁边倒是有两个透明玻璃杯,不过里面装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豆浆。当然也更没有什么晨间暖阳,惨白的灯光倒有,毕竟这个点本来天就只该蒙蒙亮——你知道的,警/察很少能睡懒觉,再加之那天貌似是个阴雨天,外面甚至可以说是灰蒙蒙的,整个场景真真是直男得毫无美感。 总之这俩人就算在一起了,生活也发生了些变化,比如山鬼谣突然就爱上了辗迟妈妈做的饺子,山鬼谣和弋痕夕每天的唠嗑也开始有那十年的内容,他们开始向彼此敞开心扉,诉说那十年各自的痛苦和压力。 于是他以后吃着弋痕夕越来越多花样也越来越好吃的早餐,总是感叹幸福的味道总是慢慢地越来越好的。 不过变化也就仅限于这些,他们的日子还是像以往的流程一样,平淡无奇。虽说是情侣,却几乎没什么肢体接触,最基本的牵手拥抱都少之又少,两人之间那种所谓的恋爱气息更是完全不存在 ,不存在到当弋痕夕跟带有腐属性的浮丘坦白自己和山鬼谣是情侣时都着实把浮丘疑惑了一把——她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两个人有兄弟外的亲密。 他们就这么傻傻地注视着对方,直到弋痕夕站直,将饮料瓶放回原处,他也没有说一句话。 “诶,山鬼谣,你嘴唇有点太干了,涂点这个呗。”弋痕夕把润唇膏的包装撕了,递给山鬼谣。 山鬼谣知道弋痕夕是五分真关心五分找乐子的心态,便懒得搭理他,转头看起了电视。 弋痕夕回头看他,然后发现这山鬼谣的嘴唇……确实有点干,都起死皮了,想来平时也不多喝水,再看看面前的润唇膏,便突然来了兴致。 之后的日子就这样一直过着,两个人早上随便吃个早餐,然后一起去警局,中午一起去吃食堂,晚上回家后弋痕夕做饭山鬼谣洗碗,饭后一起看看晚间新闻,两个人再随便扯点有的没的,比如新的案子啊,今天的新闻啊,带新人有什么技巧什么的……就是十分默契地没有再提过那十年。 弋痕夕便走去煮饺子,开火后水开始咕噜咕噜地沸腾,饺子们也很配合地在锅里悠悠地晃动着。 那天还是很普通的一个工作日,晚饭后的弋痕夕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晚间新闻,眼神不经意间瞟到桌上那支润唇膏,又想起浮丘的话,十分无奈地摇摇头。 而此时的山鬼谣也似透彻弋痕夕的内心一样,就像小时候每次说赢弋痕夕之后一样,伸出手,揉了揉弋痕夕的头。 小小白真的很喜欢包子梗啊哈哈哈哈,毕竟谣夕小时候从认识开始就特别甜(*σ´∀`)σ “也比你好多了,你那嘴都要咧到耳后跟了,也不知玖宫警局上上下下看到他们一向温柔绅士的弋痕夕老师露出这种毫无形象的表情,都会是个什么心情?”山鬼谣夹起个饺子,不紧不慢地说。 弋痕夕也完全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反正他们两个都不是在身体上很有需求的人,柏拉图就柏拉图呗,两个人都开心就好嘛。 我们都相信遥叔和老师会一直幸福下去的(●◡●)ノ❤无论在侠岚里面还是在这篇文里面 窗户纸被捅破的那天也是个很普通的工作日,唯一不太一样的是那天的弋痕夕突然不太想做饭,就问山鬼谣:“辗迟妈妈前两天送了很多饺子来,今晚吃饺子行吗?” 话说老师还真做过鸡蛋三明治和水果酸奶的早餐给遥叔吃,只是吃饭的时候遥叔的表情十分的怪异,老师便觉得遥叔可能吃不惯西式餐点,便继续包子饺子糯米鸡地伺候了。 得啦,就栽这糙汉子这里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人家还算是个大英雄,还是个天才,还…… 本以为山鬼谣会反抗,谁知山鬼谣却也一动不动任由他去了,弋痕夕便真就仔仔细细给他抹了起来。 “那你……”那你不会拿张纸巾吗??你蹭你衣服上我都不管你啊??!什么破理由?! “不会的。”山鬼谣有些不耐烦,“没事我先走了,再晚附近的药店该关门了。” 倒也怪不得他们两个,这两个大男人,一个二十有八,一个三十出头,愣是一场恋爱没谈过,一个打小就为了追上另一个拼命学习练功,长大了更加拼命工作升职,完全没时间顾及男女之事,另一个单凭在昧谷潜伏了十年这一点就已经连感情都被雪藏,成天过着刀尖上捡命的日子,就算昧谷不缺性感漂亮的女孩甚至男孩,但哪个不是他的仇人?光想想都恶心,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生理冲动?因此两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禁欲系,就硬是在如狼似虎的年纪把恋爱谈成了柏拉图。 他本以为这个吻只会是浅浅淡淡的蜻蜓点水,结果山鬼谣并不满足浅尝辄止,霸道地把自己的舌头探入弋痕夕的口腔。弋痕夕真是被吻得晕头转向,以至于山鬼谣放开他时,他几乎是有些狼狈地扶着沙发的扶手大口喘气,脸上早已一片通红——当然只是因为缺氧,绝对不是因为他害羞什么的。 同时弋痕夕也在庆幸,幸好自家沙发是高扶手,不然自己很可能会一头栽到山鬼谣身上。 弋痕夕吃瘪,突然就想起小时候那段常常和山鬼谣拌嘴的日子,随后恨恨地发现自己可真是从未拌成功过。 “在昧谷的时候,我和你,还有老师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给我的记忆,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山鬼谣莫名有点被耍了的挫败感,可也依旧耐着性子点点头,心里暗自腹诽这小跟班在某些方面真是没变,怂得很。 这样想着的弋痕夕便打算直起身子去拿剃须刀和洁面皂,却忽然被一只手抓住胳膊,随后被一股极大的力道扯到离山鬼谣的脸不到三厘米的地方。 弋痕夕见山鬼谣不理他,本该自讨没趣,可那天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是很想叫山鬼谣涂上,那既然山鬼谣不肯自己来,自己便帮他涂吧。 说起那个Q版包子图案的桌布,山鬼谣和弋痕夕还真见到过——在去挑新沙发的时候,它就静静地摊开在张桌子上。 人妻模式开启的弋痕夕想着反正润唇膏都抹了,不如就帮他把胡子也刮一下好了,毕竟这张原本可圈可点的脸毁在这胡渣上着实可惜。 相比起弋痕夕,山鬼谣倒是淡定得很。他靠着沙发背,忍着笑看着弋痕夕有些小狼狈的样子——当然,在他眼里自然是十分可爱的。 浮丘去给破阵送资料的时候碰上了弋痕夕,随口打招呼:“哟弋痕夕,那润唇膏好用不?” 弋痕夕噎了一下,随后毫不客气地呛回去“也不知刚刚我没说话时,是谁紧张到耳尖都有点泛红的?” 其实破阵是有给山鬼谣安排住处的,只是山鬼谣不知道为什么十分强烈地要求要去弋痕夕那里住,破阵倒没什么所谓,就是有些担心这么突然弋痕夕会反应不来。 初吻在一支润唇膏的助攻下没了的弋痕夕决定去喝杯水冷静下,于是他便去厨房倒水了。 后面的话被弋痕夕硬吞了下去,毕竟他们都已经是情侣了,亲个嘴什么的好像也没什么毛病,自己也没什么理由炸毛。 这个小意外之后,很多的事情都变成了不意外的意外慢慢发生了。比如初尝禁果的那天晚上,也是个很平凡的晚上,也说不上什么特别,反正就莫名其妙滚到一张床上了,隔离霜是bb霜吗,不过弋痕夕倒也不排斥这些小意外就是了——山鬼谣更是乐在其中,只是弋痕夕有时候在床上真是会忍不住腹诽这山鬼谣要么就是在这方面也是个天才,要么就是那会假叶没少给他下这方面的套,不然同样第一次的他技术怎么可以这么……好。 弋痕夕越想越高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甚至很难得地有点不好意思地抬起手挠了挠头。

 PVC排水管 秒速赛车计划 吉利彩票 168彩票平台 m5彩票官网 快乐飞艇官网 pk10六码必中 55彩票平台 凤凰彩票官网 百姓彩票平台